位置: 首页 >故事大全 >世间百态> 做好人为啥这么难

做好人为啥这么难

来源: 故事会作者: 未知时间: 2015-04-19阅读: 次

一、屠夫改行

老佘是个卖鱼的,在善县的北大集有摊位。老佘的鱼摊子不大,专经营微山湖四个鼻孔的鲤鱼。四孔鲤鱼只在善县的微山湖段有,是当时给皇上的贡品。据说康熙、乾隆等皇帝下江南,专门在微山湖中的微山岛上停留,要吃清炖的四孔鲤鱼。

四孔鲤鱼是善县的特产。鲤鱼跳龙门,说的就是这种鱼。这种鱼好动,善跳跃,据说,它们跳过龙门就是龙了。所以善县四孔鲤鱼,有龙肉之味香。

老佘卖鱼有十几年了,之前他是个屠户,专杀猪。卖了二十多年猪肉,他感觉自己双手沾满了猪血。四十岁前,血气旺,他还不在意——猪嘛,就是给人杀的。世上的东西就这样,你不杀人,人就杀你;你工作评价不吃人,人就吃你,别说你是一头猪。对当屠户,老佘感到很坦荡。只是他老婆,每次杀猪前都在家里上三炷香。然后祷告:猪啊猪,你莫怪,你是阳间一道菜……

开始的时候,他嫌老婆神神道道,杀头猪,至于吗?可老婆告诉他:你这是在杀生,死了是要遭报应、要下十九层地狱的!老佘说,人死了,不就如杀的一头猪?有什么,什么报应?那都是自己吓自己,不要当回事!直到有一天,老婆有了病。开始时,觉得吃东西喉咙处有东西挡,也没当回事,以为是感冒落的后遗症。以后越来越厉害,去善县人民医院一检查,是孬病:食道癌。

老佘傻眼了。

他老婆却平静了。老婆说:我就知道,最后得报应咱。没想到,没找工作评价到你,找到我了。

老佘说:让我替你去死!

老婆说:傻话,这是能替的事吗?看来,我比你的罪孽深!报应我,是对的,谁工作评价让我是你的女人呢!

老佘就哭了。老佘说:咋不是我呢!

老婆说:你每次杀猪前我都给你上香,给你祷告,看来,阎王抓人也拣软柿子捏!老佘说:你走了,我怎么办呢?

老婆说:你不要再杀猪了。老佘说:我听你的,不杀了。老婆说:干个别的营生吧!老佘点点头。

之后老佘就把自己多年挣的钱投到医院里,他要给老婆买命。可世上的事就是这样,钱再多,也买不来命。老婆临死时交代老佘:多行善吧。行好能免你好多的罪!

老佘说:我记着呢!

老婆说:我走了,你照顾好儿子、闺女!

老佘点点头:你放心。你走了,我就守着你的照片过!

老婆说:我走了,就随你了!

老佘说:你是为我走的。我就守着你的照片过!

老婆笑了,说:那可苦了你了。

老佘说:我以后就好好行善,做个善人。老婆眼里笑出了泪。老婆就走了……

老佘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老婆走后,好多人来给他介绍女人,老佘都摇摇头。介绍的媒人都不理解:老佘啊,你这是哪根筋别着了?怎么了,何时变成不吃腥的猫了?

老佘对他们唉了一声:我跟大华他妈说了。我说她走了,我一辈子就守着她的照片过。老佘说着指指桌上老婆的相片。照片里的老婆在笑,笑得很开心。老佘看那些媒人眼里还有不解,就解释:我说了,我要守着老婆的照片过。我不能说话不算数!

媒人就唉了一声,说:你别忘了,你老婆已死了呀!

老佘问:死了怎么了,死了就可以说话不算数吗?

媒人说:对死人说的话,你还当真?脑子有毛病啊?!

老佘就笑着说:她是我老婆。我说了,就要算数。不然,我成什么了,那还叫人吗?媒人唉地一声离开了。

不久,老佘家里出现一件怪事,就是老佘的母亲突然有一天中邪了,并以他老婆的口吻跟他说:阿余啊,你不要再念着我了,你再找个吧。不然,你以后怎么过啊!小孩儿们一结婚一娶媳妇的,谁顾你啊?再找个吧!

母亲的声音、神态和死去的老婆像极了。

村里几个经过事的老人一看就对老佘说:你娘中邪了,被你老婆的鬼魂附体了。老佘问怎么办?有明白的老人告诉他,快上村南的桃园折几根朝阳的桃枝来。

老佘就去桃园折了几根桃枝来。

老人告诉他,你得用桃条抽你娘,把你老婆的鬼魂抽出来!他看了看母亲,母亲在傻傻地笑。他啪地把桃条丢了,捂着脸哇哇哭了。老人看了,唉地一声,然后从地上拾起他扔下的桃条,朝他母亲抽去……

抽了一会儿,就见母亲长出一口气。老人丢下桃枝说:你母亲回来了。

老佘上前颤颤地叫声娘。母亲看到一院子的人问:怎么了,咱们院子怎么这么多的人?抽她的老人问:谁刚才上过你的身,忘了?

老佘的娘很无辜地说:我不知道啊!你看我身上,这是谁弄的?

老人说:是我抽的!

老佘的娘不解:你怎么抽我啊?

老人说:你刚才被大华的娘附体了!

老佘的娘说:我说咋这么累呢!原来是大华的娘上身了。唉,大华的娘啊……

从此后老佘不再杀猪,开始贩卖水果了。卖了一年多,不光没挣到钱,还折了本。原因是水果不撑存放,卖不了,时间一长就不鲜了,就烂了。也就在这一年,老佘的娘去世了。不到三年时间,两个对他最重要的女人都走了。一个是娘,一个是老婆。老佘想:我到底得罪哪路神仙了?

娘过了百天之后,老佘又干起他的老本行,可越干越亏本,后来就改行卖干鱼干虾。干鱼干虾撑搁,卖不了也没问题,只要不潮湿,不发霉,放多久都没问题。卖了一年多,没有挣到钱。后来就到善县的北大集卖起鲜鱼。没想到,他卖鲜鱼卖出了名。在北大集,提起卖鱼的老佘,很多人都说,这个人厚道,秤实在。佘有余明白,做生意要将本求利,他做生意一直奉行薄利多销的原则。但他还有一事常自己在心里犯琢磨:他做不沾血的生意挣不着钱;只要做杀生的生意,钱就好挣,他不知这是怎么回事。难道,这就是命?他命里就该挣杀生害死的钱?

他想起老婆临死时的话。老婆说:你以后好好行善,做个善人吧……

后来老佘遇到一个在此地化缘的和尚。和尚看着他双手合十,念了一句:阿弥陀佛。老佘也学着和尚的样子念了句:阿弥陀佛。

和尚说:施主,一看你就是一个善人。

老佘就看看自己的手:师父,我这样的,是吗?

和尚说:我这里有个手链,咱们结个善缘吧。说着把一个檀香木珠串成的手链交给老佘,说:施主,这是开过光的。戴上它,佛祖会保佑你的!

老佘指指念珠:要钱吗?和尚摇摇头。

老佘接过戴在手腕上:谢谢师父。说完转身要走。

和尚唤住他:施主,给点香火钱吧。

老佘看看手腕上的檀木手链,问:多少?和尚说:随心吧,二十不嫌多,五块不嫌少。

老佘想了想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二十的,递给和尚。

和尚接过钱,念了一句阿弥陀佛,说:谢谢施主了。

老佘想了想说:师父,我是个卖鱼的。

和尚知道老佘为什么这么说,就又念了句阿弥陀佛,然后对老佘说: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罪孽。

老佘就看看自己的双手。

和尚说:施主,看你这么大方,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吧——

从前,有一个出家人和一个屠户是邻居,当然也是好朋友。他们两个人很年轻,也都在贪睡的年龄上,一到早上都睡不醒。可他俩所做的事都是要早起的——和尚要在天不明的时候就起来做早课;屠夫要在天不明的时候起来杀猪,之后再到集市上去卖。两人就商定:谁要先早起了,就去唤醒另一个。有时屠夫早起了,就隔着墙喊:师父,天快明了,快起吧,该做功课了。不一会儿,小庙里就飘出撞钟敲磬的声音,那是和尚起来念经做早课了。有时和尚早起了,就隔着墙喊:杀猪的,天快亮了,你该干活了!不一会儿和尚就会听到隔壁的猪嗷嗷地叫喊。两人相处得很好。很久之后,两人死了,都到了佛祖那里。看着两个人在人世的所为,要有一个上天堂,一个下地狱。你知道他们谁上天堂,谁下地狱吗?

老佘说:杀猪的双手沾满鲜血,去天堂的当然是和尚。他天天烧香念佛的。

和尚摇摇头。和尚说:佛祖说,和尚下地狱,屠夫上天堂。

老佘不明白:佛祖糊涂了吧?怎么会这样呢,为什么啊?

和尚说:不光你这么说,那个天天早起的和尚也不明白。他说,佛祖,我可是一心向佛的,我可是天天早起喊屠夫的啊,为什么啊?老佘也问:就是啊,为什么啊?

佛祖最后给他们说了答案,和尚说,佛祖指着和尚说,你天天早起喊屠夫是让他去杀生的;而屠夫天天喊你却是让你去念佛的!老佘说:我明白了。

和尚说:施主,我一眼就看出你是卖鱼的。因为你身上都是鱼腥味啊。

老佘说:师父,我,我该怎么办呢?

和尚说:施主,日行一善,胜念万遍阿弥陀佛。

老佘说:师父,什么意思啊?

和尚左掌立胸,念了一句阿弥陀佛。然后说:一天做一件好事,胜似你一天念一万遍阿弥陀佛。

老佘点点头:我明白了,那就是嘴巴说得再好,不如做一件实事好事管用。

和尚点点头:施主,你开悟了。

从那之后,老佘就把行善放在心上。他给自己规定,事无大小,只要是好事他就做。一天实在没好事做了,他就施舍给要饭的或残疾人一块或两块钱。其实,施舍是最标准的做好事啊!

二、多行善事

在善县北大集,说起善人好人,大家都说是老佘。

老佘大名叫佘有余,是取积善人家庆有余之意。佘和余太相似,很多人都把佘读成了余。有一次,旁边摊位上的一个同行就问他这个姓标准怎么念。他就说念佘。那人说是长虫的那个蛇吗?老佘点头说:音是那个音,之后又说,杨门女将里老太君就叫佘赛花。就是佘老太君,她就这个姓。北大集上的同行,谁家有了难题,老佘带头捐款。虽不多,三十五十地捐。在报上看到哪个贫困的孩子上不起学了,他就一百二百地捐。他把行善当成一种事业。为此,儿子大华和闺女大花都有意见,说:爸,你行好,我们不反对。可我们现在也不宽绰啊?有时候啊,行好,做到心到神知就行了。

老佘说:我有时也不想捐这么多,也想少拿一些的。可一看到人家这么可怜,咱要不帮人家,谁帮啊?所以就多拿了。

大华说:爸,你就挣那么点儿钱,还得顾这顾那,世上可怜的人这么多,你能顾得了吗?

老佘说:孩子,我能顾多少就顾多少。不然,我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。你看,自己身边的人有难,你不帮,还叫人吗?还能算是人吗?

大花说:爸呀,你真是个好人啊!你看你,这个汗衫,穿几年了?

老佘说:不多,才三年呢!

大华说:你不舍得吃不舍得穿,有钱就行好。爸,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啊?

老佘低声说:我答应你妈,我说我以后做个善人。

大花说:又是我妈。妈呀妈,唉……

这是2012年的夏天。

老佘的鲜鱼好卖,一天就卖一千斤货。多了不卖,老佘的货一般是早上卖光。现在乡下红白事都用鱼,清炖鱼、糖醋鱼什么的,哪个红白事不用一二百斤鱼?再加上现在猪肉贵,鱼的价钱只是猪肉的一半,所以一般滑菜都不用肉,改用鱼了。

老佘的鱼除了给他常年保障的几个大饭店,剩下的几个红白事就卖光了。忙,也就一早上。老佘有辆三轮车,他一般卖完鱼,把门一关,自己去西边微山湖边上的鱼塘里去拉鱼。善县离微山湖不远,也就四五十里的路程。去之前,老佘就给鱼塘里的人说好,之后到了过秤,拉来就是。来回也就两个多小时,很方便。

这天老佘从微山湖拉鱼回来,来到善县人民医院门口,看见前边不远的公路上围了一圈人。老佘停下车子,向围人的地方走去。

地上倒着一个老人,年龄在七十岁左右。老佘问:怎么回事?

一位看客说:被车撞了。老佘问:咋不往医院送?看客说:谁知撞得怎么样,谁敢送?

老佘上前看了看,用手试了一下老人的鼻息,摸了摸老人的胸口说:老人还喘着气呢,看样是撞晕了。医院这么近,咱们一起把她送进医院吧!

周围的人一听要把老人送医院,哄的一下子都散了。老佘说:怎么这样呢,不知道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吗?真是的!

老人需要马上往医院里送,不然会有生命危险。老佘看过一个电视报道,说只要被车撞的人马上往医院里送,一般都能抢救过来,有百分之五十的死亡都是去医院抢救得晚,硬耽误死的。

老佘就让身边一个比他小的男人帮着他一起把老人往医院里送。那个男人问:大哥,是你撞的吗?

老佘摇摇头说:不是。

那人又问:是你亲戚撞的吗?

老佘问: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你能看着这个人不救吗?

那个人说:嗯,我知道了,大哥,你是个好人。

老佘说:什么好人不好人的。我反正不能看着老人好好地在这儿耽误死。

那个人说:大哥,你是好人。救人是好事。我劝你一句,你不要管,你要管了,要是沾着刮着了,你就说不清了!

老佘说:现在是救人的时候,把人救活了,不就什么都清楚了?我救的她,还会赖我?那还有天理吗?!

那个人说:也是。

老佘说着用手试了一下老人的鼻息,说:不能再耽搁了,这样吧,咱们一起把老人送医院,先救人再说!

那中年人转眼看了一下不远处医院门口的警务室说:这样,咱们找一下医院门口警务室里的警察来看看,让他来给我们做证。不然以后真出事了,我们浑身是嘴都说不清。老佘想了想说:兄弟,你想得真周到,那你就快点儿去喊吧!

那人不一会儿从警务室那儿叫来一个警察。警察问:你们有什么事?

那人就给警察介绍:我姓何,叫我老何就是了。是这样的,这儿有个被撞伤的老人。然后指了指老佘说:我们两人想救他。

警察问:是你们两人撞的吗?老何说不是。

警察又问:是你们两人的亲属吗?老何和老佘都摇头。

警察说:也就是说,你们都不是这老人的亲属,你们都不认识这老人?

老何和老佘说:对对对。

警察说:救人是好事啊。老和尚不是常说: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吗!好好好。那你们叫我做什么?

老何说:我们想让你给我们做个证人。

警察说:救人还要做什么证人?你没听春节联欢晚会上那个小品里说:学雷锋做好事,从来不留名吗?

老何说:我们怕的是,我们把老太太救了,老太太醒过来之后反说是我们撞的。当然,我们这样想不对,可现在这样的事出现不少了,最后行好不得好!

警察说:哪能呢?

老佘看老人的呼吸有些急促,就忙对老何说:来,我们得快点往急救室送,不然,这老人要死了,那就是我们耽误的啊!

老何点点头:好。接着就问警察:领导,我们能知道您工作评价的名字吗?

警察笑了说:怎么,对我还不相信?好吧,我告诉你们,我姓周。是咱善县公安局北关派出所驻县人民医院警务室的,你们叫我周警官就是。这个警务室就我一个是姓周的!

老佘和老何点点头。老何问老佘:不然,我去急救室里找个担架来!

老佘说:那不又得耽误几分钟?

老何问:怎么办?

老佘抬眼看了看到医院急救室的路说:为了抢时间,这样好不,老人家也不是多胖的人,我背着她去吧!

老何说:好!

之后姓周的警官和老何一起帮着,把老人扶上老佘背,把老人送进急救室。

老人一进急救室,就开始进行抢救。可老人住院,需交五千元押金。老何傻眼了,说:我身上只有三十元钱。

老佘就摸摸自己的口袋,口袋里还有两千多元钱。这两千多元钱是他计划给他救助的东边山里四个孩子的书本费。他原想今天把鱼拉回就去邮寄的,可此时救命要紧,就从身上把钱拿出来,说:我身上有点儿钱。不然就先给老人交上吧。

老何说:你有钱就先给交上,反正老人的家人要来的,来了就会把你的钱还给你!没事的,你不要怕!

老佘说:咱们是救人的,没有咱俩,老人不会这么快就进医院。老人的家人说起来感谢咱们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给咱们找事呢!

老何说就是就是。

俗语说,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天。老佘一直守到老人醒过来才离开,那时,已经是半夜了……

三、意外遭打

第二天,老佘卖罢鱼,就去了医院。他得看看老人怎么样了,家人来了吗。还有最主要的,他想把给老人垫付的两千元钱要回来。去的路上,老佘担心,老人不知吃没吃饭。如果他的子女或家人还没来,那饿着怎么办?老佘就买了一包牛奶,两个茶叶蛋。走到医院门口时,又想,老人这么大岁数了,如果母亲不死也有这么大岁数了。唉,以前做生意亏本,想给娘买点好吃的都没钱。他狠了一下心,在一个水果摊前买了一挂香蕉。

老佘提着香蕉进了监护室。监护室里的大夫告诉他,老人病情已经稳定了,刚转到病房里去。并告诉他在外科43病房。老佘听了很高兴。心想,一转到病房里去,就说明老人没多大的事儿。也就是说,伤得并不重。

来到43病房,老人醒过来了,正在和病床前一男一女说着话,不用问说的是她怎么被撞的事。老佘来到老人跟前说:老人家,你醒过来了?

正说着话的一个高个子女人,看样是老人的女儿,看到老佘过来,二话没说,抬手照老佘的脸就是一巴掌。

老佘被这一巴掌打蒙了。没想到一旁站着正和老人说话的男人,看女人动手,也对他大打出手,当胸就是几拳,又把老佘一脚踹倒,上去又是几脚。身边住院的几个人慌得拉架,忙问怎么了?

老佘嘴角流出血,他一边擦,一边问:你们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得罪你们了,你们为什么打我?

为什么打你,你难道不清楚吗?男人用手指着老佘,眼里喷着火光。

我清楚什么?我什么都不清楚啊!

你还装蒜,把我母亲撞成这样,还装作像没事人似的!那个上来扇他一巴掌的女人呲着牙说。

老佘说:你们两人是忘恩负义!要不是我救你母亲,你母亲早就死了。

你救我母亲?呸!女人听了重重地唾了老佘一口。

老佘捂着腰,说:你要不相信,那你就问问你母亲,问问她,到底是谁撞的她?

好。女人接着就问母亲:娘,是谁撞的你?老人说:是谁,我没看清,我正走着,就被后面的车撞了一下,我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谁撞的我,我、我没看见!

女人说:你这个人,不要再狡辩了。

男人说:怎么样,是你撞的吧?不是你撞的,你怎么会救人?

老佘说:我救人难道还有错吗?

男人说:你救人没错。如果我母亲要是你救的,我们不光感谢你,还得给你送锦旗呢!你想想,这个社会还有雷锋吗?雷锋叔叔早就死了!

女人说:要不是你撞的,你为什么救人?老佘说:他奶奶的,我行好还有错了,我救人还是过了?

男人说:要不是你撞的,你凭什么救人?老佘说:你们怎么这么不识好人心?他奶奶的,这个世道怎么了?

男人说:好,那你给我说说,你是怎么救我娘的!

老佘说:实话告诉你,我是一个卖鱼的,我的摊位就在北大集上。我昨天从西边湖里拉鱼回来,路过人民医院时,看路边围了一群人。下了车一看,你母亲躺在那儿,看样是昏迷过去了。我就和一个好心人,把你母亲送到了急救室。并且,我把身上仅有的两千元钱给你母亲交上了押金……还没等老佘说完,老太太的女儿像蝎子蜇了一样地叫起来说:呦呦呦,你看你说的,你这么一说,你这就成了我们全家的大救星,我们全家人都得给你烧香磕头啊,要没有你,我母亲就没人救了,是吗?

  • 上一篇: 这小子有问题
  • 下一篇: 摸不透的身价
  • 猜你喜欢